两晋风云之,东吴最后的辉煌,西陵会战

西陵步家,本是临淮淮阴的名门士族,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步家当时的家主步騭,带领家族南迁至江东避乱,后来,步騭辅佐孙权。为东吴立下了无数的功勋,因此,被孙权任命为骠骑将军,西陵督,并赐爵临湘候。

西陵步家,本是临淮淮阴(今江苏淮安)的名门士族,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步家当时的家主步騭,带领家族南迁至江东避乱,后来,步騭辅佐孙权,为东吴立下了无数的功勋,因此,被孙权任命为骠骑将军,西陵督,并赐爵临湘候。当东吴丞相陆逊死后,步騭接替了丞相之位,同时,继续都统西陵(今湖北宜昌)。

步騭死后,其长子抚军将军,步协接替其位,成为了西陵督,归镇军将军陆抗(陆逊之子)节制,后来蜀国灭亡,步协与陆抗率军会攻永安,结果,司马昭为救永安,命荆州刺史胡烈,以围魏救赵之策进攻西陵,陆抗与步协为保西陵,只有撤兵回援,永安之战结束。

步协死后,由其弟昭武将军,西亭候步阐接替兄长之位,继续都督西陵。

吴主孙皓登基以后,步阐以荆州地区的战略重要性为由,建议孙皓迁都到荆州的武昌,结果,孙皓听其建议,将都城迁到武昌,不过,几个月后,由于种种原因,孙皓又将都城迁回到建业。

两晋风云之,东吴最后的辉煌,西陵会战

公元272年八月,西陵的西亭候府内,步阐一脸愁容的坐在大厅中,原来,不久以前,吴主孙皓下昭,封步阐为绕帐督,同时,命其到建业述职,当步阐接到命令以后,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几乎都崩溃了。

因为,步阐深知孙皓的残暴,同时,步阐更清楚,这些年很多朝中的大臣,以及外面领军的将军,都无缘无故的被孙皓所杀,甚至,连很多皇室宗亲都无法幸免。

前不久,孙权的侄孙孙秀,由于领兵在外,被孙皓所猜忌,意图将孙秀诛杀,结果,孙秀早有预防,提前带家小投了晋国,才幸免于难,后被司马炎封为骠骑将军,并赐于会稽公的爵位。

想到这里,步阐越来越感觉害怕,由于步家在西陵经营多年,手中握有兵权,难免会招到孙皓的猜忌,同时,朝中再有小人搬弄是非,以孙皓的残暴,必然会假借调步阐去建业述职为由,然后将其杀害。

因此,步阐找来亲信在一起商议对策,结果,大家一致认为,现在除了降晋,寻求晋国的庇护,已经别无他法了。

两晋风云之,东吴最后的辉煌,西陵会战

同年九月,步阐举西陵城降晋,并将兄长步协的两个儿子,步玑,步璿送到晋国洛阳为人质,司马炎封步阐为侍中,卫将军,都督西陵诸军事,同时赐爵宜都候。

当步阐降晋的消息传到建业以后,孙皓大怒,命接替大司马施绩(施绩已病逝),掌管荆州诸军的镇军大将军陆抗讨伐步阐。

当坐镇在乐乡(今湖北松滋市)的陆抗,接到孙皓的命令以后,忙令将军左奕,吾颜,蔡贡等人率军三万进围西陵。

晋武帝司马炎得到吴军征讨步阐的消息以后,忙命新调任的荆州刺史杨肇,率兵三万从荆州南下,到西陵接应步阐。

又命车骑将军羊祜引军五万,进攻荆州重镇江陵(今湖北荆州市),以期攻占江陵以后,大军继续西进,与杨肈的晋军在西陵会师,然后共破吴军,救援步阐 。

又令接替罗宪职务的巴东监军徐胤,率水陆两军,共一万精锐,由巴东东进,进攻建平(今湖北秭归县一带),救援西陵。

两晋风云之,东吴最后的辉煌,西陵会战

吴军方面,陆抗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命围困西陵的吴军,在西陵城外的赤谿至故市之间构筑高墙,内用以围困步阐的叛军,外则以抵御救援的晋军。

吴军将士接到命令以后,昼夜筑墙,很是辛苦,纷纷抱怨着说道,西陵就在眼前,而我们也不发动进攻,只是在筑墙,这得什么时候能拿下西陵。

这时,一些将军建议陆抗,我们不如趁着晋军的援军未至,我军锐气正盛之时,何不一举打下西陵。

听到众将的建议,陆抗说道,我镇守荆州,深知荆州各城的情况,西陵城防坚固,粮草充足,另外,步氏在此经营多年,培养了大批为他卖命的党羽亲信,同时,听到外有援军,西陵城内的叛军必会士气高涨,众志成城,这对我军的进攻将极其不利。

然后,陆抗接着说道,如果我们没有攻破西陵,也没有筑成防御西陵叛军,以及防御晋国援军的工事,要是敌人援军杀到,对方里外夹攻,我们拿什么来阻击敌军,到那时,我军将会十分的被动。

因此,我军应该先筑防御工事,然后,我军依靠坚固的工事,一面困住西陵叛军,另外阻击敌军的援军,然后找时机将援军击溃,而后,西陵叛军看到救援无望,必然慌乱,我们再取西陵就会易如反掌了。

众将听完以后,虽然不在做声,但是,明显的都很不服气,陆抗一看,不让他们碰碰钉子,他们肯定会心中不满,因此,命西陵前线的几员将军,率兵进攻西陵,结果,数次进攻,都被西陵叛军击败,最后,众将才服气,明白陆抗是正确的,然后,听从陆抗的将令,努力筑墙,构建工事。

江陵方面,由于晋国的车骑将军羊祜,进兵江陵的道路十分平坦,极有利于晋军的行进,因此,陆抗命江陵督张咸,修建大坝把江水堵住,使江水流到通往江陵的平坦大道上,以阻挡晋军的前行。

结果,刚走到当阳的羊祜得到消息后,马上将计就计,征调无数的船只,先将粮草搬到一些船上,同时,命令军队继续前行,只等前方道路变成汪洋,然后,用船运兵,以及用船为全军运粮。另外,羊祜怕吴军察觉他的意图,命手下大肆宣传,说晋军要毁了大坝,以利于晋军通行。

结果,陆抗听到晋军的宣传以后,马上命张咸将大坝毁掉,众将不解,纷纷劝谏道,现在江水已经漫到通往江陵的大道上,晋军肯定无法通行,如果这时候把堵住江水的大坝毁掉,那么江水将不再受阻,就会和平时一样,顺流而下,那时,就不会在淹没道路,晋军没有江水的阻挡,就能够快速到达江陵。

陆抗一听,和众将说道,晋国车骑将军羊祜可不是无能之辈,等到道路成为了一片汪洋的时候,他肯定会征调船只用来运兵,用来运粮,那时,对于晋军的行进就更便利了,这件事情,我能想到,难道羊祜想不到么,现在我们已经引江水,把道路弄的泥泞不堪,这样,即使不能有效的阻住晋军的行军,但是,他们的粮草,以及辎重运输起来就比较困难,这样,就达到了我们的战略目的了。

当阻挡江水的大坝被毁掉以后,江水得到了疏通,不在流向道路之上,因此,羊祜所希望的汪洋没有出现,羊祜无奈之下,只有命人将粮食搬下船,继续用车拉着粮草前行,不过,由于道路泥泞,辎重粮草运输起来特别的困难,因此,全军的行进速度十分的缓慢。

公元272年十一月,羊祜的五万晋军才到达江陵,与此同时,晋国荆州刺史杨肇率兵三万,也抵达西陵,另外,巴东的徐胤率军也已杀到了建平。

陆抗命水军督留虑,镇西将军朱琬率水军和陆军共五千军队至建平,阻挡徐胤的晋军。

又令江陵督张咸率兵两万固守江陵,同时,派镇守公安(今湖北公安县)的公安督孙遵,率兵一万在长江南岸布防,防备羊祜率兵南渡,同时,支援江北的江陵。

最后,陆抗率亲兵卫队,奔赴西陵,与西陵的三万吴军汇合,凭借围墙工事与杨肇的晋军对峙。

不过,在陆抗前来西陵之前,手下众将都认为江陵比西陵重要的多,希望陆抗不要去西陵,而是去江陵指挥战斗。

结果,陆抗对众将说道,江陵城池坚固,兵员充足,没有可担忧的,即使晋军得了江陵,他们也守不住,相反,如果西陵被晋军占领了,那么西陵以南广大地区的夷人,就会摆脱东吴的控制,转而和晋国联合,回头对付吴国,那时候祸患将不可估量,因此,陆抗力排众议。来到了西陵前线。

杨肇到了西陵后,命全军向吴军的阵地展开数次进攻,结果,都被吴军击退,杨肇无奈,只有命军队回营,杨肇回到中军大帐内,正在苦思良策,这时候,手下士卒来报,吴军的都督俞赞来降,杨肇大喜,将俞赞接入大营,然后,俞赞告诉杨肇,吴军防线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夷人军队的防护区,杨肇大喜,集结军队,准备进攻吴军的薄弱地带。

这时,陆抗也知道了俞赞的叛逃,陆抗暗想,俞赞是军中的旧官吏,我军的虚实瞒不住他,由夷人组成的吴军几乎没有多少战斗力,这件事情俞赞肯定会告诉杨肇,杨肇也一定会率兵,全力进攻我军由夷人防守的区域,如果晋军突破夷人守卫的防线,我军失败就会在所难免。

不过,陆抗忽然想到,如果将计就计,将吴军中的精锐部队调到夷人驻防区,然后让夷人的军队去其他地方布防,这样,晋军来攻,就会进入我军的圈套了。

然后,陆抗按计而行,结果,杨肇率晋军果然来进攻以前夷人防守区,当杨肇率兵进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守军哪里是那些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夷人军队,分明是那些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但是,事已至此,也只有打到底了。

因此,杨肇命全军不惜一切代价,拼命的进攻,而吴军在陆抗的亲自指挥下,也毫不畏死的和晋军拼杀到了一起,战斗进行了数个时辰,两军都付出了很大的伤亡,这时,陆抗从其他防线调来的军队也杀了过来,当吴军的生力军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晋军有些顶不住了,战线出现了松动,此时,陆抗命全军出击,一举冲向晋军,最后,晋军全线溃败,杨肇也差点死在乱军之中。

当杨肇逃回大营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军队损失接近半数,再没有力量和吴军战斗下去,最后,杨肈无奈,命全军撤退。

陆抗得到晋军撤退的消息以后,想要追赶,又怕西陵城内的步阐趁机杀出,因此,命军队擂鼓呐喊,摆出一付追赶晋军的架势。

晋军以为吴军在后追赶,因此,全军恐慌,拼了命的向北逃窜,一时间,晋军在混乱中的自相践踏,导致伤亡的将士就无以计数,同时,陆抗命轻骑军出动,在后掩杀逃跑的晋军,使晋军的损失更加惨重,最后,杨肇率残兵败将脱离了虎口,不过,将军队集结起来一看,才发现 ,三万大军最后只剩下几千人了,同时,大部分将士都有伤在身,杨肇无奈的长叹一声,只有率兵回去等候司马炎的处置了。

在江陵的羊祜,率军猛攻江陵,结果,遇到江陵吴军的拼命抵抗,一连攻打数日,晋军损失惨重,也毫无进展,后来得到西陵方面晋军大败的消息,羊祜知道解救西陵已经无望,同时,害怕陆抗回过头来再把他吃掉,因此,赶紧率军撤回晋国。

建平方向的徐胤所率领的晋军,也受到了吴军的顽强阻击,最后,听到晋军在西陵兵败,羊祜也撤兵了,徐胤只有命全军返回了巴中。

然后,吴军各路大军齐聚西陵城下,在陆抗的指挥下,向西陵发起了猛攻,西陵城内的步阐知道援军败退,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与吴军作战了,因此,命城内的叛军与吴军展开血拼,最后,终因寡不敌众,西陵城被攻破,步阐也被吴军所擒,西陵之战至此结束。

吴主孙皓得到西陵之战胜利的消息后,命将步阐以及追随步阐的那些官吏尽数斩杀,同时,诛灭步阐三族。

由于,此战陆抗建立不朽的功绩,因此,孙皓加封陆抗为都护,转过年的三月,又加封陆抗为大司马,荆州牧,都督荆州诸军事。

而晋国的荆州刺史杨肇,由于作战失利,被司马炎革去了官职,贬为平民,车骑将军羊祜,也被降职成为了平南将军。

从此以后,晋吴两国又恢复到了战前的状态中,一直到灭吴战争爆发的时候,两国之间基本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事。

西陵之战是吴国后期罕见的胜利,也是东吴最后的辉煌,曾经在五十年前,距离西陵不远的夷陵,就发生了被称为三国史上,最著名的三大战役之一的夷陵大战,当时是陆逊指挥吴军,击败了刘备所率领的蜀军。

而五十年后,由陆逊之子陆抗所率领的吴军,在西陵击败了晋国的大军,而西陵之战以西陵为核心,东至江陵,西至建平,在百余里的战线上,双方投入的兵力,以及战场的规模和战争的惨烈,都不照夷陵之战逊色,而陆抗和其父陆逊一样,也成为了真正的千古名将。

"两晋风云之,东吴最后的辉煌,西陵会战"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