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主义引起世界公愤,特朗普主动暂停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全球反美主义”已在悄悄酝酿

赵瑞琦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政治研究所所长特朗普遏制非法移民潮的手法似乎奏效了,将来即使无法在美墨边界建墙,在竞选时他也有话可说。

赵瑞琦 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政治研究所所长

特朗普遏制非法移民潮的手法似乎奏效了,将来即使无法在美墨边界建墙,在竞选时他也有话可说。6月8日,美国与墨西哥就加征关税与限制移民问题达成协议:特朗普宣布,原定于10日对墨加征关税的措施将被“无限期暂停”;墨西哥则承诺将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加强执法,遏制非法移民。

这些“前所未有”的措施包括:墨西哥将大幅增加在墨西哥—危地马拉边境的巡逻,部署6000名国民警卫队遏制移民;墨美两国计划在整个地区彻底改革庇护规则,要求中美洲移民首先在墨西哥寻求庇护,而不是通过它来到达美国——如此,美国就可以将危地马拉寻求庇护者送到墨西哥,将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寻求庇护者送往危地马拉;墨西哥将为等待美国庇护程序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美国承诺支持墨西哥的中美洲持续开发计划,增加对教育、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的投资,以消除非法移民的贫困和动乱根源。

霸权主义引起世界公愤,特朗普主动暂停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全球反美主义”已在悄悄酝酿

短短10天之内,美墨关系的变化令人目不暇接。5月31日,特朗普宣布,为迫使墨西哥“实质性地阻止外国人非法进入其领土”,计划自6月10日起对进口自墨西哥的所有商品征收5%的关税。同时威胁,如果状况得不到改善,税率从7月1日起会逐月上调,到10月1日将高达25%,并保持这一水平。威胁发挥了作用,只用10天时间,问题就“解决”了。这看似是一出新的“三娘教子”:美国的关税大棒高高举起,被威胁的国家向美国靠拢,乖乖签订城下之盟,然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获胜。

然而,好吃不撂筷子就会吃相难看,而且,频繁使用关税手段的负面影响在累积之中,关税大棒随时可能反弹伤着自己。毕竟,有矛就有盾,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屡试不爽的终极武器。

其一是美国企业和整个经济已成关税战的惊弓之鸟。近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朗普与墨西哥等国的贸易战似乎吓到了美国企业,它们在5月份只增加了7.5万个就业岗位,远低于经济学家预期的18万个。对贸易争端特别敏感的制造商仅仅增加了3000个就业岗位,低迷的招聘势头已难雄起。尽管美国失业率保持在3.6%,这是50年来的最低点,但美国经济未来可能走弱:很多经济学家预计,在下位总统就任之前,美国会经历经济衰退。

霸权主义引起世界公愤,特朗普主动暂停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全球反美主义”已在悄悄酝酿

其二是政治精英圈内盟友和对手开始联手阻击。一些共和党议员,包括特朗普的亲密政治盟友,都表示将通过立法阻止任何潜在的关税,而这也难得地得到了民主党的广泛支持。这些议员担心,如果对墨西哥商品征收关税,包括汽车和出口到美国的大量食品,美国人的消费成本会上升。

其三是主流舆论对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唱反调。尽管特朗普表示,加征关税对墨西哥施压,有利于美国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本土,从而有利于经济发展,但许多媒体对特朗普的作法进行质疑。

《纽约时报》称: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战会对美国造成巨大的损失,包括消费成本增加,失业率攀升,行业供应链体系遭到破坏等等,最终,整个北美洲的经济都可能衰退。

美联社则指出,尽管特朗普宣称“胜利”,但美墨新协议基本还是老一套,没有多少能够解决中美洲移民涌入问题的新思路。

《经济学人》也用最新一期封面故事警告特朗普:依仗自己长期作为全球经济中枢的地位,频繁使用关税武器,阻止货物的跨境流动,借以减少贸易逆差或阻挡移民的作法,在现实中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关税会令加征国减少经济产出、投资和就业;即使贸易伙伴不报复,一旦滥用必然危险,负面影响也会出现,美国终将引火烧身。

面对扑面而来的舆论质疑,毫不意外,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为美墨协议进行辩护,并炮轰“失败的《纽约时报》和评级堪忧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它们是“人民真正的敌人”。

其四是“先极限施压再接触”的外交套路,不是灵丹妙药。在面临外交问题时,“施压”是美国政策的高频词:尽可能向对手,甚至是一些盟友,施加最大压力,迫使他们屈服于美国的意志。然而,以压促变的做法在国际事务中不是灵丹妙药,施压并不等同于解决问题的方案。

实际上,特朗普孤注一掷走极端的外交政策,在面对类似平壤、莫斯科与德黑兰等各方的坚定态度时,就会相形失色,不断失灵,接连碰壁,令美国谈判信誉受损,使未来的谈判难度增大。而越来越多的国家也认识到:如果不敢站出来与被美国打击的国家一起应对,那么下一个被美国极限施压的国家就可能是自己。延展开来,国际民众因为对美国霸权行为的愤恨而形成的“全球反美主义”,就像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那样,已经在静默之中酝酿。

霸权主义引起世界公愤,特朗普主动暂停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全球反美主义”已在悄悄酝酿

特朗普痴迷于极限施压的原因,既是想要迅速地在一些议题上兑现自己在竞选时的承诺,以便为接下来的大选做准备,同时也是特朗普的商人思维在作怪:始终想要美国成本投入最小化,利益获得最大化。

关于美墨达成的最新协议,《纽约时报》爆料称:大部分内容其实墨西哥方面在今年3月就已经同意,并非迫于美方施压所作的妥协——特朗普这个老戏精又自导自演了一出过五关斩六将的“好戏”。然而,外交问题不是看谁先眨眼的比赛,解决它,最佳的手段还是平衡与妥协,而非靠单方面施压或制裁。

商海浮沉的经验、固执己见的性格和不断增加的岁数,都会加大特朗普的执拗。但是,面对全球权力转移的趋势、全球问题的盘根错节和全球的政治觉醒,特朗普极限施压的策略想要不断获得成功,恐怕越来越难!(责任编辑:唐华)

"霸权主义引起世界公愤,特朗普主动暂停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全球反美主义”已在悄悄酝酿"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